【周月亮】

我好像不擅长交流啊.._:(´_`」 ∠):_ …
所以希望大家做泛泛之交

儿子给我画的头像,嘎

我能用,你们不行,所以不能私用

《我的一个朋友》短评

有太太在lof说《我的一个朋友》
又说了脉脉老师的评价
“不是架构,不是文采,是才华。”

作为脉脉老师的狂热粉丝就赶紧去看,打算在预售前看完

按说应该写旋风无敌西瓜长的评论,但我实在笔拙,写不出它的好

这样吧,我所能说的是,孔恰太太的笔触温柔时若春雪初融,狠绝起来也是如小刀绵绵予人钝痛
一环扣一环,故事连故事
妙,妙得紧

这个故事若是取却常的视角来,大概马小蛇只是个令人唏嘘的配角了,可用了小蛇儿的眼看,便是字字浸血

“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”

从头到尾,马小蛇就没能开口。
他想守着这份情义,以为长长久久守着也丢不掉。

可是翩然惊鸿也好,木雕小蛇也好,花颜下酒,庙前祈福,天赐十年华光。
还是抵不过白衣缓步,江陵镇中的白背鱼兀自没心没肺地饮贡酒。

把人气笑了,想着,怕是要敬他一杯。

敬他——

十数年缄默,甘做哑巴。

我也不赘言了,选了几段,自己看罢。

【“大中七年春天,从来不信神佛的两人,不知发了甚么疯,买了一堆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,巴巴地跑到县内最大的一座寺庙去开光。我拿的是葫芦、观音、龙凤这些寻常物事,他拿的却是两条小小的蛇儿。说是蛇,也并不甚似,恐怕是燕子、麻雀也未可知。那些乡人胡乱雕刻的木制小物,现在全都朽烂啦,我可不会让木头不腐坏的法子。”

“开了光,添了几十贯香火钱,两人就喜气洋洋地去庙里闲逛。那天的春风像丝绸一样柔软,连人的心也要吹出汪汪的水来了。”

“提了一手拉拉杂杂的玩意儿,我和他一路走一路笑,看见文殊菩萨普陀仙人也笑,看见红布幔子功德箱子也笑,看见烧香拜佛的凡夫凡妇也笑。怎么会那么欢喜,那么快活呢,仿佛能一直绵绵延延地这么下去,到无限荒山无尽水域之外,也绝不会有一丝一毫消失不见。”

“我们笑得得意忘形,走过挂着各色墨迹的长廊,我信口开河,讥评指摘那些皮肉庸俗的佛经字句,引他发笑。他温柔惯了的人,连这些字幅画卷也不肯出口亵渎,听我胡乱评弹,只是咯咯地笑个不住。”

“见他笑了,我脚步越发轻啦!我全身如在云中,轻飘飘地走过一面镶珠嵌玉的长墙。那墙上挂着一幅完完整整的《南华真经》,每一寸纸张都仔仔细细地裱过了,不知多么的富贵逼人,连裱纸中也埋了深深浅浅的金线。”

“我在墙下走,他在另一道回廊上笑着看着我。那一刻我心里赞叹无比,暗想这一笑,真真可以管上六十年。”

“春光这样好,还有许多地方不曾去赏玩过呢!想到这里,我加快脚步,走过了那道长墙,很快,很快,二十步也不到,就走完了。

“我急急忙忙地走了过去。——我没有开口说一个字。”

—完—

我儿子 @十一庚 给我画的
羡慕吗QwQ

手写来自暮乡关     微博@择野居

我只是返图的小粉丝(高亮)

儿子@十一庚 给我画的er

从前快

《从前快》
b y周月亮

—从前的字写起来都很快
不用piscart和photoshop

—从前的滤镜都闲置
听不懂什么叫反色和叠图

—从前的大佬更新也很快
为她打尻好像永远都打不完

—从前我也因直男摆拍引以为傲
直到我买来装饰的背景布和满天星

—从前的落笔,选角度,调色都很快




—谁能想到现在,一生只够修一张图